七君子”之一沈钧儒 不畏镇压团结抗日

发布时间:2018-09-17

沈钧儒(1875-1963)浙江省嘉兴市人,字秉甫,号衡山,清末进士。早年留学日本,回国后参加辛亥革命,1912年加入中国同盟会。1935年领导成立上海文化界救国会,积极开展抗日救亡运动。1936年11月被国民党政府逮捕入狱,为“七君子”之一。抗日战争爆发后出狱,继续从事抗日救亡运动。

沈钧儒


1931年, “九·一八”事变牵动了沈钧儒那颗忧国忧民之心,他立即投入了抗日救国运动的洪流之中。并于同年发起成立了中华民国国难救济会,多次上书南京国民党中央。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,助长了日本的侵略野心,也激怒了爱国群众。沈钧儒等人发起组织各团体救国联合会。

1936年,在“九·一八”五周年当日,他不顾当局禁令,带头率几千人上街游行示威,不畏军警的铁棒刀枪,不理会蒋介石的点名警告。10月,又主持了鲁迅的公祭,把有五、六千人参加的送葬礼搞成抗日救亡的大规模游行示威。以及在孙中山诞辰纪念日上发表讲话、以救国会名义致电张学良等国民党将领、援助上海工人反日大罢工等等活动。国民党政府坚持内战政策,并企图以笼络手段窃取救国会的领导权,遭到沈钧儒等人多次拒绝后,1936年11月23日清晨,上海市公安局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了沈钧儒、邹韬奋、李公朴、史良、沙千里、章乃器、王造时七人,分别解送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和第三分院审讯,成为轰动全国的“七君子”事件。

在狱中,沈钧儒先生被公推为家长。他和大家一起互相支持、互相鼓励,坚决不写悔过书,坚持爱国无罪。在法庭上,“七君子”义正词严,驳得检察官哑口无言,狼狈不堪。沈钧儒虽身陷囹圄,但他想的却是国家的前途和命运。审讯退庭后,他感慨万千,以诗抒怀:我不要这种胜利!眼看地图变了颜色;六千万同胞沦亡在深渊之底,我们如果还有一些人气,那里有心思来与自家人斗鼠牙,争虫臂!我早已忘掉了我自己。我祈祷着这一天:能把我的血,飞洒到关外数千里与天无际的白云上,把我们的骨,深埋在那一边的土里,这才是我们的胜利!也是我们民族的胜利!国家的胜利!我再也不要其他的胜利!他的诗表现出一个革命者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坚定信念。“七君子”的爱国行动得到了举国上下的支持,宋庆龄等知名人士也纷纷发表声明。


七君子

在全国各方面的压力下, 1937年7月31日,蒋介石不得不释放了他们。沈钧儒等“七君子”所主导的救国会,不仅在“抗日救国”等公开政治主张上与避走西北前景黯淡的中共保持一致,暗地里他们也互通款曲,密切联络。在舆论上,救国会利用日军入侵机会,令国民党当局陷入被动,为当时中共形象加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