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文化日历|《金瓶梅》的真实作者是卢楠吗?

2018年06月04日09:40来源:南京好朋友

(第11届国际《金瓶梅》学术讨论会议现场)

1985年6月8日,全国首届《金瓶梅》学术讨论会在徐州举行。会议就《金瓶梅》作者、成书经过、版本、思想艺术以及历代评点和研究方法等问题,展开热烈讨论。

《金瓶梅》的作者问题,从《金瓶梅》问世后,三百多年来,一直是《金瓶梅》研究的一个重要问题,至今已有十几种说法。在这次会上,此问题的研究又有了新的进展。

(芭蕾舞剧《金瓶梅》)

王汝梅进一步论证了满文本《金瓶梅序》提出的作者卢楠说。他根据本骏、谢肇浙、宋起凤、和素等人的有关著作,参证王世贞《四部稿》、卢楠《蠛蠓集》以及小说成书的年代等,认为《金瓶梅词语》有可能是卢楠在王世贞支持参与下,在民间流传的说唱词话材料的基础上创作加工而成书。以武松打虎寻兄作引子,以民间词话为素材,反应嘉靖时的社会现实,以宋之名写明之实,直斥时事。

但在1992年10月的《东岳期刊》上,聊城大学的李庆立对此提出质疑,他结合王汝梅和周钧韬二人研究,从“生卒”、“出狱时间”、与“王世贞之关系”三方面展开探讨。

生卒考

卢楠,字少梗(亦作次梗),又字子木,淩县(今属河南省)人,太学生,明嘉靖年间著名的诗人和辞赋家,有《蠛蠓集》五卷传世。

卢楠卒于何时呢?王世贞《卢楠传》曰:“楠死时,世贞方坐家难,浮系长安邸中,不得其状也,’按,此所谓“家难”,指嘉靖三十八年(1559年)五月至三十九年(1560年)十月,其“父仔以滦河失事,篙墉之,论死系狱”。事发时,王世贞正出任山东兵备副使,镇守青州,于是“通解青齐印,走长安,与其弟太常公敬美叩四请代,司马急止之日曰:‘无速死乃翁为也。’则相与囚服跪道傍,遮诸柄人车,搏颡请救。”由此可知,卢楠卒年不早于嘉靖三十八年(1559年)五月,不晚于三十九年(1560年)十月。张慧剑先生《明清江苏文人年表》具体指明为1559年,是有道理的。

至于其生年,据卢楠著作亦可判定。《蠛蠓集》卷三《九骚》第五曰:“奉不肖之贱躯兮,历四十而有七。”又在它的序中告诉我们:“《九骚者》,浚人卢楠之所作也。楠被诬抵法逮系诏狱十年余,上官考验,率避嫌,弗肯原。庚戌平湖陆公(按指陆光祖)宰邑,治政廉明,为法不苟,察其冤,平反之。今年秋以不事权,乃迁南京祠部主事。楠痛失所天,不胜其悲,哭别离之思,于是作《九骚》以撼其志云,”这里所说的“今年”,即1553年,为“癸丑(1553年)夏,南都祠部王政阙员……于是象宰治齐万公列侯名(按指陆光祖)以闻,上可其奏,即日驰异马斋符,促侯履仕”。这就是说,1553年卢楠作《九骚》时,是47岁。按照古人计算年龄的习惯,47岁当为虚,岁实岁是46岁。如此由1553年往上逆推46年,卢楠应生于1507年,正与王世贞之父王忬同岁。对此,谢榛1556年作《赠卢次楩三首》其三曰:“五十君多感,艰危不可忘”,也是有力的佐证。

出狱时间

(芭蕾舞剧《金瓶梅》)

卢楠因“恣睢傲物,获罪上下”,而被“雇工人张果本家图死,县宫以私怨育之大辟”。对于这场劫难,钱谦益《列朝诗集小传》丁集上、张廷玉等《明史》卷287、《河南通志》卷66等,皆有叙述,但都不及王世贞《卢楠传》和卢楠《上魏安峰明府辩冤书》言之详实。读之可知,卢楠之案是有反复的,他曾两次系狱。

卢楠第一次入狱,是嘉靖庚子(1540年)七月初,当即就被知县蒋宗鲁判为死刑。七月下旬,当张果被房壁颓压而死的真象由其叔父张昇透出后,卢楠之父“赴诉,御史合下听之……然后称律令出楠于死没之编氓之籍。越明年结狱,始归侍先人寝食几杖”。

卢楠《酬谢逸人四溟三首》之序所谓“辛丑岁(1541年),余坐诬系浚狱”,即指巡按御史殷公代替樊公后,“蒋公具疏进,后组织楠死若昔之语”,于是又“执楠于丧,械送大名守张公……而议楠抵死”。这是卢楠第二次入狱。此次,尽管当事人中明情察冤而哀隐悼惜者不乏其人,然而却“率进嫌,弗肯原”。因而,卢楠穷年累月“贯三木,圈阴室”,“形容枯稿,智虑殙憋,若就死亡”。是其故友谢榛,“爱其才,且悯其非罪,遂之都下,历于公卿间暴白而出之”。最后,由知县陆光祖“笃察冤抑,为楠平反……然后氛雾再廓,夭日迭现”。

卢楠第二次出狱的时间,他自己已讲得很清楚。其《酬德赋序》曰:“壬子(1552年)冬,楠以上命平反,乃如赴朝谢。”又其《喜还旧业草堂》一诗曰:“汉节云间住,秋风送我还。”据此则知,卢楠是1552年秋出狱的,出狱后“喜还旧业草堂”,稍事养息,即于其年“冬”,“如赴朝谢”。

与王世贞的关系

(王世贞,字元美,号凤洲,又号算州山人。太仓人。嘉靖二十六进士,官至南京刑部尚书.明“后七子”之一)

卢楠与王世贞又是什么关系呢?由“生卒考”可知,卢楠并不是像王汝梅先生说的那样“约略长于王世贞”,而是比王世贞大19岁,与其父王忬(1507一1560)同龄。卢楠为太学生时,是嘉靖十五年(1536年)前后,当时他“游京师,驰翰苑,猎文囿,延师士之肆,游韧冀野,穷览燕墟”,而王世贞只10周岁,尚在家乡太仓;到嘉靖二十六年(1547年)王世贞登进士待职京师时,卢楠已在狱中7年。这以前,他们毫不相知。

从卢楠1552年出狱后《与王凤洲郎中书》看,王世贞听说卢楠其人,是在其与李攀龙、谢棒等结识之后,当时,谢榛正“携楠赋游京师贵人间,絮泣曰‘天乎冤哉,卢生也!及楠在而诸君不以时白之,乃罔罔从千古哀湘而吊贾乎!”。王世贞得知案情,不仅深表同情,而且1548年供职刑部主事后,即将卢楠之冤白于上官,1552年得知卢楠即将出狱的消息,又欣然赋《闻卢楠将出狱志喜》诗三首。

卢楠《与王凤洲郎中书》表示:“窃谓楠刑僇小人,未尝接待大君子颜范,而荷眷如此。独以往时,犴狴森密,无由裁报,中心怆热。”正是对王世贞同情和援救的衷心感谢。

1556年秋,王世贞领治狱使者,抵恒阳致“卢次楩”书曰:“往者,计出狱当抵蓟门,虚左而待者宁一日哉!足下竟舍我而住邢襄间也。”并派“笔札者四五人”,抄录卢楠“所草赋及诺诗歌”。卢楠即复《答王凤洲郎中书》,将所在“诗赋谨装六册呈上”,并报说:“适闻旌旆告速,而楠又有秣陵之行……文数卷,未及缮完。”继而,卢楠又携同谢榛赶到大名与王世贞相会。后来,王世贞致“李伯承”信曰:“谢茂秦、卢次楩谒我于魏城中,一日竟去”,即指此次短智的相会。

卢楠此次亦作有《秋日奉别主元美比部律荆还京四首》。这次会见之后,王世贞回京不久即升山东兵备副使,第二年初赴任青州,而卢楠亦随即去南京,拜访调任南都礼部主事的恩人陆光祖。

王世贞《弇州山人四部稿》卷三十五《送卢次楩游建康,因谒故浚令陆君,陆尝出次楩狱》,就是与卢楠分手“不旬日而抵燕,大足畅怀,为足下成五”之一。从此,他们再未晤面。

1567年王世贞有《遣吊卢楠墓》诗:“昔骑紫骅骝,翩翩游魏都。绿醽呼明月,踉跄堕冰壶。倚醉别卢楠,春草十二枯”,就是说他从1556年在大名与卢楠分手至1568年在驻守大名兵备副使任上“遣吊卢楠墓”之时,已有12个年头了。总之,王世贞虽然一直对卢楠很关心,很赏识,高度评价他的诗赋,卢楠去世后,又一再赋诗哀悼,并为其著作写序,为其人立传;而卢楠也对王世贞充满了感激和仰慕之情。(资料引用《东岳期刊》1992年05期)